我 的 路

时间:2011-09-19来源 :[]作者:冯霄


    也许是自己的天性,从小的我就对毛笔特别感兴趣,尽管是乱涂乱画,但彩墨在宣纸上变化莫测的韵味,却让我很开心。在我朦胧的心灵深处,就隐藏着对纸、笔墨的梦想。幼儿时,我的水墨画在班里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和鼓励。我的爸妈虽然不懂画,也没法教我,但他们看我在画画,会走过来对我微笑说:“好好画,将来当画家”。我象所有孩子一样慢慢长大了,考上美术院校,在那里开始了正规的绘画训练,学校大部分时间安排的课都是西画课,中国画课非常少,可我偏偏就是钟爱中国画,这是让我总觉得很遗憾的事!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了一所中学教书,必须对付所面临的“建立生活、追求艺术”两个难题,什么也不能丢也许是自己的天性,从小的我就对毛笔特别感兴趣,尽管是乱涂乱画,但彩墨在宣纸上变化莫测的韵味,却让我很开心。在我朦胧的心灵深处,就隐藏着对纸、笔墨的梦想。幼儿时,我的水墨画在班里常得到老师的表扬和鼓励。我的爸妈虽然不懂画,也没法教我,但他们看我在画画,会走过来对我微笑说:“好好画,将来当画家”。

    我象所有孩子一样慢慢长大了,考上美术院校,在那里开始了正规的绘画训练,学校大部分时间安排的课都是西画课,中国画课非常少,可我偏偏就是钟爱中国画,这是让我总觉得很遗憾的事!大学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了一所中学教书,必须对付所面临的“建立生活、追求艺术”两个难题,什么也不能丢弃。我选择了一条双向结合之路步入画坛——从教画开始。学校每周安排十多节课,负担已经够重,仍然不断为自己加码充电。业余时间,抓紧点滴时间学画练画,上课、画画是智力活也是体力活,我一边上课,一边自修中国画,只要市里、省里、乃至全国有画展我就去看,展厅里看到许多名家名作,我留连忘返,暗下决心,将来一定要把自己的画送进展厅。

    “选择了山水画,你就要准备吃苦,准备耐得住寂寞,准备一辈子清贫。”十多年来,我历经寒暑,爬山涉水,风餐露宿在外地写生。作为一个城市里长大的女孩,仅从体力而言就是一个极大的障碍和限制。无限风光在险峰。峰既险,登峰之路当然就难,我常常是登到山腰时就气喘吁吁,满头大汗地走走停停,为这,我也曾偷偷流过眼泪。但我的骨子里有一种犟劲儿,决不半途而废的犟劲儿。因此每次写生我都能克服百般困难,力尽登上顶峰,一览众山小。在学画的十多年里,我没有节假日和双休日,特别是开始的临摹阶段,是最烦人的,也是最苦燥乏味的,并不是以前想象中的挥豪泼墨,痛快淋漓。我的老师说:“这一关一定要过去,过不去就没有办法过第二关,第三关……”。

    我已是为人师,为人妻,为人母,作为女人学山水画是多么的不容易的啊!要成为画家难,成为一名女画家更是难上加难。工作的压力,家庭的牵累,传统的旧习,世俗的偏见,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击倒,使事业半途而废。每当我在最困难的时候,有句话总是激励着我:“方为人上人,吃得苦中苦。”近几年,我游览了西藏、黄山、衡山、龙虎山、井冈山、武当山、九寨沟、张家界、神龙架、长江三峡、香格里拉、丽江、西双版纳等名山胜地。走遍了赣南的山山水水,实地采风写生,与大山对话交流。艺术实践告诉我,学好传统,拜大自然为师,坚持创作源于生活。那种步人后尘,跟在别人后面捞点“灵感”是没有出息的!只有面向生活,紧贴时代才能创作出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精品佳作。

    虽然自己的绘画,特别是在山水画创作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,得到同行和专家的肯定,作品《清泉石上流》《家在绿丛中》《赣南山乡》、《围屋之春》《江南古镇》等分别在赣南日报上发表;《三百山》《秋韵》分别入选江西省第五、六届山水画画展;《井冈雨霁》入选江西省政协和省文化厅主办的全省书画展;《庐山锦绣谷》获全国教师书画作品一等奖。《幽谷清音》《江边人家》等十多件作品参加赣州——三亚――深圳中国书画展,作品因风格清新,构图饱满,气势雄浑,深受观众赞赏。2009年北京“中央民建画院”成立,向全国征画,我的国画《山高水长》重峦迭嶂、气势磅礴,兼有南国山水之雄浑、灵秀,形成了一定的视觉冲击力,因而入选并被收藏,江西省仅有两位画家作品入选,我是其中之一,并作为江西的代表出席北京开幕式。

    30年磨一剑。也许,我现在已经到达了最初的丹青理想,也许我永远到达不了那个理想境地,因为我还年青,激情充沛,会不断地提升理想。理想,对于一个痴迷者,是一个不断延伸的高地。

    路漫漫其修远兮!更丰硕的成果还等待自己去收获。